欢迎各德州扑克俱乐部入驻本站!

微信
手机版
德州俱乐部

淘汰不可怕 在WSOP主赛事这样也有积极的一面!

2019-06-24 14:38:28 围观 :
广告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对于扑克选手来说,在WSOP主赛事被淘汰那天是一年当中最差的一天了”

 

每年来到拉斯维加斯,我都能从牌友哪里听到这句忠告。2015年是我第一次参加主赛事。一项$10K的赛事已经远远超过我应该买入的范围,所以就算只获得$15K的回报对我来说也是个胜利。我说真的,当时我的对手还对我故意慢慢开牌了她的AA,我是因为太开心已经进了钱圈,竟然完全没注意到她这...

 

那天对我来说完全不是2015年最差的一天。我想,也许2016会被教做人。结果我又很幸运的进到第三轮,然而呢,我用了我50BB的筹码在第一圈就跟住了Maria Ho的5-Bet全下。我的QQ对抗她的AK失败。当河牌发出决定我锦标赛命运的时候,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感觉到大家说的那么悲的心情。事实上,在这主赛事第三轮的100bb底池里,虽然我输掉了,但却成了我这巨有趣的拉斯维加斯之旅的开始。以下我总结了为什么我能被淘汰了仍然保持乐观。

 

完美时间

 

如果你真的在泡沫期被淘汰,那你可以这么想。首先,从淘汰角度说,时间上其实很好,如果是在第一轮或第二轮被淘汰,可能我会沮丧些。如果我是在第三轮开始被淘汰的,只剩下大概100名选手就可以进入钱圈,那可能我要更不爽。在第三轮早上我还跟朋友发了个很搞笑的短信“还剩2000名选手,1000名选手能有不错的奖金”,她的回答是“那另外1000人不是要打酱油了”。结果我还成了比较不幸的那1000,然而我并没有太沮丧,因为我没打到第三轮,我早早就被淘汰了。

 

硬币场景

 

关于我被淘汰的那首牌也让我比较容易接受。我被淘汰那天,我知道自己坐的桌子是以前没见过的强大阵容。我左边第二位玩家就是Maria Ho,她左边就是David Benyamine。这些选手可不是平时我打的级别能够遇到的。Maria有着巨大筹码量,我知道他肯定会找机会对我施压,因为我是桌子上经验最少的。我想她应该会很凶残的对我3-bet。我调整自己的开池范围,只用能够跟注3-Bet或者能够4-bet(包括诈唬和价值)的牌开池。我觉得ATo和KJo这类牌会是很好的4-Bet诈唬牌,如果所有人弃牌到庄位的我,我会很愿意用它们4-Bet来对抗Maria在大盲的3-Bet,但是如果她5-Bet推过来,我可能还是会小心点直接让给她。

 

结果,我最后的QQ输给了她的AK。最少我在这种典型对决中还占略微优势,而且还是我遇到过最强的对手。况且这手牌我是怎么也丢不掉,被淘汰是无法避免的。我也并不是KK输给AK或者输给AQ,那样的话可能我还可以唠叨两句。QQ对抗AK是典型抛硬币的场景,很完美了,这可以让你没心理上被战胜的负担。

 

主赛事笔记

 

扑克笔记最终会帮助一个扑克玩家增加他获胜的机会。这是我绝对喜欢做的事情。大多数玩家无法想象在拉斯维加斯被淘汰之后继续在拉斯维加斯闲逛只为了看其他玩家打牌,但是我很享受这个机会。比赛开始前的一天,TPE成员Chris Kusha问我想不想做一个1%主赛事股权交换,我同意了。当我在第三轮已经被淘汰时,我注意到他仍然在比赛中。我把这看成一个做笔记的机会。

 

当第四轮开始,他们早已进入钱圈。也许是我比较变态,但是看着各个玩家极速被淘汰,伴随而来的又有奖金的直线攀高,同时想着Chris的股份,可以说是我在扑克中最开心的事之一。我开始注意到,只需要再淘汰100名左右的选手,Chris的奖金就要超过1000了,大概可以说每淘汰一个人他赚10块。那也就是说每淘汰一个人我就会赚1毛。我移步到奖金表那边看着一个一个玩家被淘汰,看着我的“少数民族”跳来跳去。很快“少数民族”变成“解放军”了,然后变成毛爷爷了,这段真是有意思,呵呵。最后,Chris被淘汰在27名,那已经是第七轮了,不然几百个个毛爷爷要变成好几千个了。

 

中间的第四轮到第六轮,我都在帮Chris做笔记,算是我对他的一点回报吧。今年,笔记更方便了,他们在桌子上都装了摄像头,这样本来是方便媒体报道的,但是也方便了我。不过看屏幕基本上就跟看人打线上没什么区别。只显示最重要的信息,只包括姓名,筹码量,盲注,底池大小,下注大小,牌面,并且只显示摊牌的底牌。这个的确还是比站在走廊到处盯好一些,简直超棒!我希望他们能够直播更多信息要是能线上同步就更好了。

 

我只需要看屏幕,就能知道Chris的筹码量一类的所有信息。当他接近奖金升级的时候,屏幕能帮我更快告诉Chris还剩多少小筹码。中场休息和结束的时候,我们可以讨论牌局,并制定下一轮的计划。每天,他都会为第二天的桌子做功课,但是当换桌的时候,我可以帮他迅速获得其他人的资料,做他的“营养快线”。这真的是我在扑克中经历的最开心的是之一,他和我还达成共识,我的贡献成就了他的奖金,增加了双方收益。WSOP主持人Kara Scott看到我在做笔记都表扬说“你们真棒,真的!”(...|||)如果这些还不能抚平你被淘汰的伤痛,那我没办法了。

 

结语

 

 

显然,没人想要在主赛事钱圈之前被淘汰。事实上,很多选手就算是已经拿到六位数奖金的时候还是感觉很沮丧。如果让我说,可能是因为这样的赛事,你给了自己更多压力,划分为成功或失败,然后被淘汰了就是失败那一栏,你怨恨自己。这种自虐倾向的痛苦可不是我们打牌的原因。我的淘汰教会了我宝贵的一课,对被淘汰的感觉感觉好坏,现在完全就是一种选择而已。如果你真的不幸在明年主赛事被淘汰,找些什么正面积极的事情做。一年当中最差的一天,是不是?要你说了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